纽约时报前总编:我来演讲的上週被开除了,让我来为你们分享如何_无人访谈_55402永利mg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无人访谈 >纽约时报前总编:我来演讲的上週被开除了,让我来为你们分享如何主页 无人访谈

纽约时报前总编:我来演讲的上週被开除了,让我来为你们分享如何

无人访谈2020-07-29567人围观
纽约时报前总编:我来演讲的上週被开除了,让我来为你们分享如何

纽约时报前总编 Jill Abramson 在 Wake Forest University 发表毕业演说,这是她今年 5 月 14 日被纽约时报解雇后第一次公开发言,她也谈到了「薪水」和「性别」如何在解雇事件中扮演重要原因。Jill Abramson 是纽约时报第一任女性编辑,也是第一位因不明原因下台的总编辑,她相当地优秀,帮助纽约时报获得了八座普立兹奖。面对人生最大的挫折 Jill Abramson 的演说,似乎也道出自己的心声。

以下是她的演说全文:

我想今天唯一重要的事情就是,你们即将从这个优秀大学毕业。首先,恭喜各位。我对你们的优异表现成为众媒体追逐的镁光灯焦点,感到印象深刻。当然,你们的表现实至名归。

我很荣幸能参与这重要的大日子。如今回首自己的大学毕业典礼,我仍感振奋。事实上,我今天早上才与我的一个大学同学 Barclay Rives 一起吃早餐,他现在正坐在底下,以自己即将毕业的孩子为荣。我最爱的家庭照片之一是我爸爸在哈佛拍的,我爸爸大学辍学,所以他没有机会穿自己的学士服和学士帽,180 公分的他硬是塞进我的学士服和学士帽拍了照,看起来很蠢但神采奕奕。我希望 2014 年毕业的你们都很幸运地拥有至少一位家人到场参与。我也要对现场所有的父母、祖父母以及其他的观众喊话,我自己的孩子也是大学刚毕业,所以我可以感同身受当孩子如此努力并达成如此棒的成果,你们今天的喜悦有多幺无法言喻。

Hatch 校长建议我今天以「适应力、面对挫折的弹性」为题演说,我决定採纳他的建议。不过我关于家长的部分还没有说完。

上个星期四大清早,我妹妹打电话给我说:我知道爸爸今天也一样以妳为荣,就像妳当上纽约时报总编辑那天一样为妳感到骄傲。我前一天被纽时解雇了,所以我知道她想跟我说什幺。对我爸爸来说,看到我们处理挫折并努力站起来比看到我们的成功更有意义。他会这幺说:「让他们看看妳的本事」。

从 Wake Forest University 毕业,意味着你们已经尝过成功的滋味。我特别想要和你们之中某些人说话,尤其是那些还没有获得真正想要的工作机会,或者被研究所拒绝的人,你们已经明白失去或得不到真正想要的东西的沮丧与失望感觉。当那些失望或沮丧的事发生,就更要让其他人看见你的本事。

近日我在中国,你们某些人应该知道纽约时报网站已经被审查机构封锁一年以上。意思是在中国民众无法阅读有关他们国家最权威性的报导。每一次我试图打开纽约时报网站,我就会收到「Safari 打不开这个页面」的讯息,让我越来越火大。

当我在北京时,其中一位中国记者 Patrick Song 被中国官方拘留数小时。政府意思是要吓唬并恐吓他,为什幺他被居留呢?单纯是因为他把事实真相都报导出来。那幺他到底做了什幺呢?在经历苦难之后,Patrick Song 马上回来上班,悄悄地处理好一切,他告诉我:我做了我所相信的事情,而这让我无所畏惧。

你知道,纽约时报的记者经常冒着生命的风险提供最好的报导。这也就是为什幺它是如此重要且不可取代的新闻机构。而可以领导新闻室是我一生的荣耀。

昨晚我和几个学生再聊天,他们知道我拥有几个刺青,其中有一人问我:您会把背上代表纽约时报的「Times」的「T」去掉吗?我的回答是绝不可能。

不久之前我面临一些挑战。我在时代广场被卡车辗过,差点送命。你可能会开始叫我「灾难 Jill」,但那次意外的七年后,我和曾经被撞受伤的三位纽时同事共同撰写了一篇有关路上行人安全的报导。报导中我们提到一位九岁的男童在今年初被一辆计程车撞击死亡的事件。在故事发表的几天后,我收到一封署名 Dana Lerner 寄来的电子邮件。邮件是这样开头的:「谢谢你上个星期日在纽时的文章。您文章里提到的男孩,是我的儿子 Cooper Stock」,我上星期四和 Dana 见面,而你知道 Cooper 一月分才刚过世,但是 Dana 与她的丈夫和其他人已经着手推动让街道更安全的新法律。她承受了失去亲人的痛楚,不过她很快就开始试图做一些建设性的事情。

人类这样的生物远比我们自己认为还有适应力。许多例子都可以证明人类的适应弹性与坚忍。于我而言,在专业领域中,创新的纽时记者 Nan Robertson 与爆料水门案的华盛顿邮报的出版者 Katharine Graham 是我的英雄。她们都在当时男性主导的新闻产业中受到歧视,她们最后皆获得普立兹奖的殊荣。

而我起身反对不公平的华盛顿洩密调查的同事 Jim Risen 也是另外一个英雄。

我合着一本关于 Anita Hill 的 书 ,过去 Anita Hill 曾经担任美国最高法院法官 Clarence Thomas 的助理,她指控上司性骚扰的案件成为经典,这个案例揭露在 1990 年代几乎都是白人、男性主导的美国司法委员会的性骚扰状况。Anita Hill 的反对者之一:美国国会,形容 Anita Hill 为「有点疯狂、有点放蕩」;她则反向将这潜在的羞辱言语化成她在 Brandeis University 最棒的生涯教育教材,并将面对权贵直言不讳的精神写成书。 Anita 是上週寄信给我告诉我他们为我感到骄傲的许多人之一。我真心感谢那些信件。

你们某些人可能已经面临危机,甚或焦炙灵魂的损失,但大部分的人还没有。离开学校的保护到职场似乎很可怕。您将会获得许多不同的工作,也将会尝试许多不同的事情。的确,丢掉你最爱的工作很伤人,但那份工作仍是我所景仰的,新闻拥有强大的组织与人员在负责,这也是我们的民主如此有弹性的原因。而我未来也会留在新闻这一行。

我本来对今日出席有点犹豫的原因是我不想要让跟随在我身边的记者群们抢了你们──2014 毕业生──的风采。你们真的很出色。

我的下一步是什幺呢?我不知道。所以我和你们许多人一样在同一条船上,就像你们,我对未来也是有点紧张,但也有点兴奋。你们知道,我不觉得 Manning 教练可以帮我什幺,不过我已经预订 Andy Chan的职涯谘询了。

当最后一次离开我的办公室时,我从我的书架上拿下一本书《 Robert Frost Speaking on Campus》。在最后尾声,我将要分享伟大诗人 Robert Frost 在 1956 年在 Colby College 的毕业演说的智慧。他将毕业后的人生形容为需要继续编织的毛线;他的意思是说生命永远是未竟的事业,就像是打毛线的女人会把毛线带在身上,在空档时继续编织。而那些从未编织毛线的人,也可以把生命想作像是你的 Tumblr:你可以不时拾起的东西。我妈妈也是一个很擅长织毛线的人,而她创造出一些真的很棒的作品
。但她也创造了几件使人发痒,坦白说有点丑的毛衣给我。她留下一些未完成的作品。因此,今日美丽、聪明的你们,继续编织你的作品吧!

演讲影像: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6o_jWADmC4?rel=0]

资料来源:

Watch Jill Abramson’s commencement speech at Wake Fo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