讚美「努力」比讚美「能力」更能激发潜力!_IT访谈_55402永利mg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IT访谈 >讚美「努力」比讚美「能力」更能激发潜力!主页 IT访谈

讚美「努力」比讚美「能力」更能激发潜力!

IT访谈2020-08-05614人围观

讚美「努力」比讚美「能力」更能激发潜力!

讚美与好评标籤的潜在危险性

若人们有成功潜力,他们该如何对自己的潜力产生信心呢?我们该如何使他们对自己的潜力有信心?讚美他们的能力,让他们知道自己有成功的条件?有超过八成的家长告诉我们,必须讚美孩子的能力,以提升他们的信心与成就。你大概也赞同,这很有道理。

不过,我们也开始担心,因为我们想到定型心态者已经太过于聚焦他们的能力:「这样够不够高?」;「这样体面吗?」,若讚美其能力,会不会导致他们更加聚焦于能力呢?这幺做,会不会形同告诉他们,我们重视的是能力,甚至,更糟的是,形同告诉我们,我们可以从他们的表现与成绩来判定他们的潜能?这样不就是在教导他们定型心态吗?

亚当•盖特(Adam Guettel)被称为「王储」、「音乐剧救星」,他的外祖父是鼎鼎大名、为《奥克拉荷马》(Oklahoma!)、《旋转木马》(Carousel)等经典音乐剧作曲的理查•罗杰斯(Richard Rogers)。他的母亲大力讚美他的天赋,其他人也是,「他的天赋显露无疑,很出色」,《纽约时报》的一篇评论极力夸奖。问题是,这类讚美真能鼓励人们吗?

研究的迷人之处是,你可以询问人们这类问题,获得解答。因此,我们对数百名学生进行研究,他们大多是青春期早期年纪。我们首先让每个学生回答撷取自非语文智商测验的十道有相当困难度的题目,他们大多在此测验中表现得相当不错,完成后,我们讚美他们。

对其中一些学生,我们讚美他们的能力,告诉他们:「哇,你答对了八题耶,很棒的分数,想必你很聪颖。」他们就如同亚当•盖特那样,受到「你真有才华」的讚美。

对其他学生,我们讚美他们的努力:「哇,你答对了八题耶,很棒的分数,想必你很努力。」这样的讚美不是使他们感觉自己有某种特殊才能,而是讚美他们为成功作出的努力。

这两组学生的出发点相同,但获得讚美后,他们开始有所差异。如同我们原先担心的,讚美能力使得学生进入定型心态,他们也表现出定型心态的种种迹象:当我们给他们选择时,他们拒绝了富挑战性、他们可以从中学习的新事务,他们不想做任何可能暴露他们缺点、使他们的才能受到怀疑的事。

盖特十三岁时获选在即将于大都会歌剧院上演,并且电视转播的歌剧《牧羊童与夜访者》(Amahl and the Night Visitors)中担刚牧羊童Amahl 一角,但他以他的嗓音已经变了为由,婉拒演出,「我假称我的嗓音变了……,我不想应付这压力」,他说。

相反地,那些被讚美作出努力的学生当中,有九成愿意接受富挑战性、可以从中学习的新事务。
接着,我们让学生回答更困难的新问题,这回,他们的表现不如上次那幺好。先前被讚美能力佳的那些学生,这下认为他们其实不聪颖;在他们看来,若成功意味他们聪慧,那幺,不怎幺成功就意味他们聪慧不足。

盖特也这幺说:「在我的家庭,优秀就是失败,很优秀也是失败……,只有卓越才是成功。」
那些先前被讚美努力的先生,想法就不同了,他们认为,困难意味:「需要更努力或尝试新方法」,他们不认为这是失败,他们不认为这反映他们不聪慧。

学生对于答题的乐趣又作何感想呢?在第一回作答成功后,所有学生都觉得有趣;在第二回作答更困难的题目后,能力组学生说这不再有趣了。当你赖以成名的原因、你的特殊才能有被危及的之虞时,不可能觉得有趣。

盖特这幺说:「我真希望我只是轻鬆地享受乐趣,没有那种有潜能、必须成为卓越者的负担。」跟我们研究的那些孩子一样,才能之累抹杀了他的乐趣。被讚美努力的那群学生仍然喜爱答题,其中许多人说,困难的问题最有趣。

接着,我们观察学生的表现。在历经困难的第二回合后,先前被讚美能力好的那些学生表现下滑,纵使我们再给他们一些较容易的题目,也未能改变这种现象。一旦对他们的能力失去了信心,他们的表现就比一开始还差。被讚美努力的学生则是表现愈来愈好,他们用难题来提升他们的技巧,于是,再给他们较容易的题目时,他们的表现更佳。

由于这些测验题取自智商测验,因此,你可以说,讚美能力导致学生的智商降低,讚美努力则是提高学生的智商。

盖特后来并未一帆风顺,飞黄腾达,他有强迫症的不自主抽动症状,啃手指啃到流血,「和他相处一分钟,只需一分钟,你就能从他开始出现的抽动症状看出隐藏于背后的恐惧」,一位採访者说。盖特也挣扎于严重、重複发生的药物成瘾问题。「天赋」非但没有赐福他,反而造成他充满害怕与怀疑,这才华洋溢的作曲家并未发挥他的才华,他绝大部分时间都在逃避这才华之累。

但值得庆幸的一点是,盖特认知到他有自己的人生之路可走,不需要受到他人及他们对他的才华的看法左右。有天夜里,他梦见他的外祖父,「我和他一起走进一部电梯,我问他,我到底行不行,他很慈祥地说:『你有你自己的声音』。」

那声音最终有没有出现呢?盖特为浪漫音乐剧《晴光翡冷翠》(The Light in the Piazza)创作的配乐,使他赢得2005 年东尼奖(Tony Award)。他把这大奖视为讚赏他的才能,抑或是讚赏他的努力呢?我希望是后者。

我们的这项研究还有一个令人既惊讶、又忧心的发现。我们告诉每个学生:「我们将去别的学校,我想,那些学校的学生会想知道这些题目」,然后我们让他们在一张纸上写下他们的感想,也在纸上留了空白处,让他们填写他们的答题得分。
你相信吗,那些被讚美能力佳的学生当中有将近40% 竟然在写出自己的得分时撒谎,而且都是写了不实的教高分数。在定型心态下,不完美是件羞耻的事(尤其是若你很有才能的话),羞耻到致令他们撒谎掩饰。光是讚美他们聪颖,就把普通孩子变成撒谎者,这太令人忧心了。

撰写这些研究发现后不久,我和一位年轻人见面,他为即将参加美国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d)举办的测验的学生当家教辅导老师,他为了其中一名学生来找我谘商,这名学生做练习测验,向他谎报她的得分。她付费请他当家教老师,他应该教她那些她答错了、不会的部分,但她却不告诉他事实,不让他知道她哪些部分不懂。

向孩子讚美他们聪慧,最终却使他们觉得自己更笨,也展现更愚蠢的行为,但表面上,他们声称自己更聪慧。我不认为这是我们对人们贴上「有天赋」、「有才能」、「出色」之类好评标籤的目的,我们无意导致他们丧失接受挑战的兴趣,丢弃他们的成功诀窍,但真的存在这种讚美的潜在危险性。
一位男士读了我的一些研究报告后,写了这封信给我:

亲爱的德魏克博士:
拜读妳的着作,令我很难过⋯⋯,因为我认知到自己就是这样的人。
孩提时,我是资优儿童协会(The Gifted ChildSociety)的一员,我的智能持续受到人们讚美。我现年四十九岁,人生一路走来,我并未充分发挥我的潜能,现在,我学习对工作努力以赴,不再把失败视为愚蠢的象徵,而是象徵欠缺经验与技巧。妳的着作帮助我对自己有了新的认识。
赛斯•亚伯拉姆斯(Seth Abrams)

这就是好评标籤的潜在危险,我们可以採取不同的做法,我将在探讨父母、教师、与教练的那一章再回到这个主题。

【书籍资讯】
摘自《心态致胜》

讚美「努力」比讚美「能力」更能激发潜力!

数位编辑整理:廖佩汝
Photo:pixabay,CC0 License